中国传统家具木材的养生保健作用

周京南/文


周京南老师个人简介

周京南,1969年出生,现为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从事明清宫廷家具及清宫历史文化的研究。参加了故宫博物院主编的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家具卷”的主要撰写工作,主持了永和宫清代妃嫔展,先后参加了天府永藏展、“天子万年——皇帝万寿展”和“龙凤呈祥——皇帝大婚展”、皇极殿原状展、寿康宫原状恢复展的工作,撰写出多篇有价值的学术论文。2008年3月27日,在奥运会即将举办前夕,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之约,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新世野栏目直播间现场主讲《清代皇家体育活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周京南近照_副本.jpg


中国幅员辽阔,土地广袤,涵盖了从寒温带、温带、亚热带季风气侯、热带海洋气侯等不同的气侯带,处于这些气侯带的林业资源十分丰富,在历史上我国的森林覆盖率较高,林业树种相当丰富,聪明的先民们很早就因地制宜,利用不同的树种来打造家具器用,正如张钧成教授所说:“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森林不仅给中华民族物质文明建设的自然资源,给人们以衣食住行的实惠。而且也是中华民族精神文明建设的源泉之一,曾给人们以灵感、智慧、启迪;森林和林业曾经引起人们多少富有哲理的深思,也曾给予文学艺术以丰富的创作题材。因此,森林对于中华民族的成长和民族性格的形成具有巨大的影响,林业既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方面,又是民族文化的标志之一。”而中国古代的传统家具取材,正是从丰富的林业资源中获得的树种。我们的祖先,操鬼斧神工之技艺,利用优质的木材,生产制作了大量的家具。这些家具中,有专为皇家和富户巨室青睐的紫檀、黄花梨、楠木等名贵木材,还有为民间所喜用的榉木、樟木、杉木、柏木等优质木材。


今天,当我们大部分研究专注于这些家具的艺术价值和美学价值时,我们却忽略了,很多家具用材同时具有重要的养生保健作用。


黄花梨百宝嵌顶竖柜_副本.jpg

黄花梨百宝嵌顶竖柜


传统的家具,多是以名贵木材制作而成,许多木材本身就是中草药的组成部分,具有祛疾除疴的特殊疗效。如海南黄花梨就具有去肿消炎抗血栓的作用,“榈木”是古人对黄花梨的常用称呼,古代医书中对于“榈木”(黄花梨)的药用功能多有论述。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卷三十五里专门谈到“榈木”:气味:辛,温,无毒。主治:产后恶露冲心,症瘕结气,赤白漏下,并锉煎服。李珣破血块,冷嗽,煮汁热服。为枕令人头痛,性热故也。”“治冷嗽,以榈木煮汁热服。”《本草纲目》第三卷:“榈木……并破瘀恶血”另据明代所编大型医书《普济方》记载,“榈木”治疗妇科疾病有一定疗效,该书卷三百三十“妇人诸疾门·崩中漏下”谈到榈木:“治赤白漏下,以榈木锉水煎服。”在祖国的医药宝库里,有一味名贵中药“降香”就是选自黄花梨的干燥心材。


楠木香几_副本.jpg

楠木香几


权威的中药著作和药典里,对于“降香”的来源和药理这样表述的:“本品为豆科(Fabaceae)植物降香檀(Dalbergia odrifera T .Chen)树干和根的干燥心材,本种原产中国海南省,主产于中国。降香主要含挥发油和黄酮类成分。药理研究表明,降香具有抗氧化、保护心血管、抗肿瘤、抗炎、抗过敏、镇静、抗血小板聚集等作用。中医认为本品有化瘀止血、理气止痛的功效。”


而楠木入药,大致可以治疗以下几种疾病:用楠木枝叶煎服,可以治疗霍乱,楠木与樟木一起煎水后外用,用水搽淋在脚上,可以治疗脚气,楠木与其他药物配伍使用,研成末,纳入耳中,用于治疗中耳炎,楠木皮煎汤口服,治疗小儿胃冷导致的呕吐等胃病症状。楠木的疗效范围从传染性疾病、内科疾病到皮科疾病,都有应用。


紫檀在中国古代不仅是制作家具的良材,还具有广谱的药用疗效。紫檀入药,或单独使用,或与其他药物配伍使用,可以治疗以下多种疾病:外科疾病,消肿止血;皮肤科疾病,治疗面部生斑,肤色晦暗,有驻颜美容作用;妇科疾患,主要是可以入血分,治疗妇女子宫出血等症;小儿科疾患,治疗小儿感染热毒,皮肤红肿的症状。内科疾病,用于祛除腹内寄生虫及神志疾病。紫檀用于外科疾患,一般采用外敷之法,而用于妇科血分之症时,则与其他中药配伍内服。紫檀木的药用价值按照现在药理成份来分析,紫檀含有紫檀素、高紫檀素、安哥拉紫檀素。


紫檀嵌玉宝座_副本.jpg

紫檀嵌玉宝座


同属植物 Pterocarpus santalinus L.f心材含紫檀红、紫檀芪、紫檀醇。而现代医学实验证明,紫檀里含有的紫檀菧(又称紫檀芪)具有明显的抑制癌细胞增殖,促进癌细胞凋亡的作用,对胃癌和肺癌细胞具有明显的杀灭作用。此外,用紫檀碎末制成的浸膏通过口服,经过胃肠道吸收,还可以治疗雄激素源性脱发。


作为中国传统家具的用材之一,黄杨木也具有多种药用价值,黄杨木叶与其他中药配伍使用,具有安胎作用,黄杨木子可以治疗头面生疮。黄杨木材本身具有祛风除湿,理气止痛之功。主治风湿痹痛,胸腹气胀,疝气疼痛,牙痛,跌打伤痛、痔疮出血、临床上治疗消化系统疾病、糖尿病并发症等效果显著,此外西方医学还用其治疗艾滋病,对HIV病毒有显著的杀灭作用。


黄杨木雕卧牛图_副本.jpg

黄杨木卧牛图


榉树不仅是制作家具的原材料,还具有重要的药用价值,榉树皮和榉树叶作为中药,或单独使用,或与其他药物配伍,拔除沉疴,祛疾除病,榉树叶具有清热解毒的疗效,治肿烂恶疮,妇人阴道非经期大量出血不止,以及长期接触漆器及漆水所致的过敏化脓及生疮。


榉木架子床_副本.jpg

榉木架子床

榉树皮具有清肠止痢、泄温热、辟疫毒、利水消肿、清热安胎之功,也用于治疗眼底出血以及治疗细菌或病毒感染引起的外生殖器生疮等病症。而柏木在中国古代既是制作家具的重要原材料,同时又有重要的药用价值,柏木叶苦辛温,有止血生肌之能,柏木的根节心与其他中药配伍使用,治疗脚气,作用明显。柏木节烧油,外用搽抹,可以治疗外科疮疡等疾病,用赤心柏木制成枕匣,里面放入散风养血之剂,有通耳窍益目光的养生保健作用。


寿康宫乾隆所绘汉柏图_副本.jpg

寿康宫乾隆所绘汉柏图


综上所述可知,中国古代很多木材不仅可以是制作家具的良材,还具有明显的药用价值,为保障我们祖先的健康起到了重要作用。



[将精彩文章分享给大家]